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Track™塑料横向插槽

图片 20

Staff WriterJanuary 6, 2012Air ForceTACP OVERVIEWAdvise, Assist,
Control格言:建议,协助,管制TACP是战术空中管制方。它是由JTAC以及一位ROMAD(实质上就是一名JTAC学员,可能完成了不少训练乃至实战,就是没有通过最后的JTAC考核)人员组成。JTAC负责导引战斗机在CAS行动中的行为,及其他攻击行动,就像火炮前观一样。北约称之为前导空重管制。TACP人员会被指派到一个步兵巡逻队协调紧急CAS,也有可能会被指派到一个ODA去做同样的事情。TACP/JTAC/ROMAD以及CCT经常导致混淆和误解。TACP是战术空管方。是由JTAC和支援人员组成的。由于地面部队对于合格JTAC人员的需求居高不下,很多时候步兵单位被指派到的往往是ROMAD。通常情况下TACP是个二人组,配给一个步兵巡逻队,当然他们也会被指派给特种作战单位。TACP成员一般跟随派属单位共同行动。于是,在前线就会经常看到两个空军的Airman在前沿基地跟一个排或者一连的陆军打成一片,而这两个Airman在行动中很难见到原属同一单位的空军袍泽。JTAC跟ROMAD的不同之处,在于JTAC完成了JTACQC,即联合终端空中管制员认证课程。近年来很多地面单位配属的其实都是ROMAD,尽管这些“随叫随到”的空军人员有很多实战经验和成功导引,但是他们都没有完成上述课程这最后一步,不能完全胜任JTAC职务。实事求是的讲,JTAC跟ROMAD的唯一不同就在于准予开火授权上。JTAC在原则上能够给战斗机飞行员发出开火信号。ROMAD能做的就是联络飞行员并将其导引至指定位置然后将最后的决定权转移到最近的JTAC身上(而实际上最近可能是好几公里开外,而这个JTAC的决定也全部依赖这名ROMAD提供的信息)。JTAC核准信息之后下达攻击指令,然后就干别的事情去了。译注:1,CCT的资质是他们完成了联邦航空局的民航空中管制资格考试。2,CCT也跟特囧们一起出去玩。3,这些全都是空军人员。本文由战甲网原创翻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CT的系统选拔训练开始于1950年代,美国空军特种作战部门设立了一套严格的CCT训练课程,这套课程中的一部分与空军的伞降救援部队课程接轨,要求学员在完成统一的选拔和体能测试以后,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选报的内容方向,进行更专业化的训练。
加入CCT首先要具备如下条件:可以长时间多空域飞行;可以高空伞降;拥有准确、敏锐的导航读图能力。进入选拔课程的学员,首先接受全地域作战训练,包括渗透伞降、水下导航、地面作战等。课程难度和强度与美国其他特种部队相当,以保证在实战中能够顺利配合特种部队完成渗透和撤离任务。

在霍斯特省萨莱诺前线作战基地的作战中心里,空中力量和地面部队的密切配合可以清楚显示出来。平板显示器显示实时视频内容从无人机到哈金斯(一名F-16飞行员,指挥着支援“公爵”特遣队的JTAC小组)。

2010年7月27日,驻华盛顿州刘易斯堡的美国空军第5空中支援行动中队5th Air
Support Operations Squadron的无线电操作维护人员Airman 1st Class Mikal
Mincer在“太平洋迅雷”Pacific
Thunder演习中使用AN/PEQ-1C激光目标指示器进行近距离空中打击支援任务

Snap Track™空勤求生背心的标签

原载:

CCT作战小组是多军协同作战需求下的产物。CCT的雏形是美国陆军在二战末成立的全新作战小组——“陆军寻路者”——用于在空降部队空投之

“在进入战场时,没有一个地面部队指挥官会对JTAC说‘不’,因为它们完全改变了我们的作战方式,”
哈得斯佩斯解释道,“他们能呼叫来的不只是火力。他们带来的ISR能力至关重要,这也是潜在的恐吓因素。如果我要JTAC呼叫来一架直升机或飞机,那么我
就知道没人会向我开枪了,因为敌人也非常清楚我们的空中力量。这无疑是向这一区域不怀好意的人发出一个强烈信息——在骚扰我们之前,最好考虑再三。”

在“伊拉克自由”行动Operation Iraqi
Freedom期间,美军准备攻下伊军盘踞的H-3机场(即位于伊拉克西部安巴尔省的瓦里德空军基地Al
Walid
Airbase)。美国陆军Alpha特种分遣队各小队切断H-3机场与鲁特拜的主要战略供给要道,并在H-3机场外构筑包围圈,此时驻守在H-3机场内的伊拉克驻军兵力约为一个营规模,并驻守有屈指可数的数门自行高射炮及固定高射炮。2003年3月24日,美国陆军Alpha特种分遣队在第7特遣部队的英国特特种空勤团和第64特遣部队的澳大利亚特特种空勤团的协助下,向H-3机场进行合围,并且使用激光目标指示器标注机场内的目标,对H-3机场实施长达24小时的航空火力打击。次日,H-3机场内的伊拉克驻军在轰炸结束后,狼狈地组成车队试图借助H-3机场外的公路高速向东逃往巴格达。

图片 1

图片 2

CCT的雏形是美国陆军在二战末成立的全新作战小组——“陆军寻路者”——用于在空降部队空投之前对空投区域进行识别和引导。CCT小组人员不多,但在地面部队与空中力量的协同行动中扮演着重要的“交换机”角色……伞降部队的“灯塔”二战时,盟军的大规模伞兵空降战术虽然落后于德军,但发展之迅速远远超过了德军。不过随之而来的技术难题也凸显出来:在盟军登陆西西里岛战役前夕,大规模的盟军伞降行动在夜色中展开,但美国第82空降师在夜色下很难判定降落地点,时常发现降落地点和预期地点偏离几十英里。此次行动给盟军以警示:在未来大规模伞降行动中,必须有一群可以为空降主力部队提供地面导航的专业人员,引导空降机群伞降。为此,美陆军成立了全新的作战小组——“陆军寻路者”。他们先于空降部队进行空降,以便有足够的时间对地面目标进行识别并引导后期的大规模部队。二战进入尾声时,“寻路者”的作战经验已非常丰富。一个小组由4人组成,携带通信导航器材,提前数小时空投到行动区域,搜寻和识别目标,确定目标后发起有效进攻,以减少空降部队的损失。例如在“打通缅甸之路”战役中,“寻路者”和美“第一空中突击群”组成的混编部队使用滑翔机机降在敌人后方,为多次空中打击提供信息和指引。然而这样的战术和协同方式并未引起足够重视,1945年1月,“第一空中突击群”宣布撤编,人员编入其他部队。1947年9月18日,美国决定成立空军,并使其作为独立军种。同时美军深刻体会到空军参战后出现的问题:由于引导空军打击的进度缓慢,出现了很多空军误伤己方人员的事件。这些问题被归咎于“寻路者”素质和技术的不足,以及陆军只依靠自己的“寻路者”,不依靠空军的相关专业人士。一场激烈的争执随后在华盛顿军方高层爆发,军种的配合协同及相互沟通问题被提到了议事日程。经过反复讨论,美国国防部通过决议,允许空军建立独立的引导、指挥人员编制,组建相应的战术小队。1953年1月15日,经过短期培训,由6人组成的空军“寻路者小队”被派往陆军作战单位,进行地面打击的引导工作。3月27日,空军将“寻路者小队”扩编成中队,并且正式改名为“战斗控制小组”(CCT,Combat
Con trol
Team)。1960年代后期,CCT开始担负冷战时期美军盟友的空中交通管理工作,包括引导运输机空投、运输补给品,引导空中火力打击地面目标等。经历实战
越战全面爆发后,CCT以3人为一个小组,担负引导常规部队和特种部队的任务(其中两人负责航空控制,一人负责无线电设备的维护和保养)。他们首次使用变频通信装置,与直升机飞行员使用事先约定的频段,解决了通信延时的问题。进入1970年代后期,CCT成为军方航空管理的重要机动力量,经常活跃于行动任务的空投地区,引导空中运输机投放相关补给品。1983年入侵格林纳达的行动,使得CCT一夜间成为美国特种作战行动中的关键力量。当时由游骑兵部队负责攻占格林纳达的简易机场,CCT成员冒着生命危险,先是建立了临时航空控制系统,通过空中预警机和雷达引导实施空降的游骑兵部队,并保护他们躲避地面的防空火力。紧接着,为了将占领的机场迅速转化为后方基地,他们再次使用过硬的无线电联络技术,引导运输机将后续部队顺利运送到机场,同时将空军战斗机调配到附近作战的几个行动地点。他们还在极端恶劣的天气状况下,引导海豹突击队完成了海岸部署工作。1989年的入侵巴拿马行动中,CCT的地位骤然提高。他们乘坐直升机首先到达两个目标机场附近,使用通信装置引导游骑兵部队进行占领,同时指挥空中的AC-130炮艇机打击地面目标,为游骑兵提供掩护。此外他们还承担着整个空降区域的航空管理工作,以及在出现人员伤亡时,联络附近空域的直升机输送、转移伤员。在这次行动中,CCT已经趋于成熟和完善。海湾战争中,CCT作为常规部队的协调者长期入驻联络部队,他们被分成三部分:一部分负责管理当地的军用机场和临时机降地点;一部分负责地面部队在部署和推进过程中与空军的联络和信息情报交换工作;还有部分为特种部队小队的单独侦察和搜索营救行动提供战术通信支持。另外,CCT还担负了一项绝密任务——前往伊拉克境内,破坏伊拉克的指挥和控制系统。1993年10月3日,索马里摩加迪沙的行动使得CCT再一次名声大噪。在当日下午的抓捕行动中,他们首先利用极为准确的导航技术,将载着陆军特种部队的小型直升机指引到目标建筑物附近,并且将其他直升机有序部署到整个目标空域,形成严密的火力网络;同时将游骑兵的防守状况报告给空军飞行员,使游骑兵可以在第一时间获得空中火力支援。黑鹰直升机被击落后,他们分成两组,一组负责引导直升机和游骑兵接近坠机地点,另一组继续引导目标建筑物外的车队转移囚犯。夜色降临后,为了保护自己的战友,CCT成员近距离引导轻型武装直升机对据守在房屋里的索马里民兵进行扫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打响后,CCT进入新的行动阶段,他们化整为零、入乡随俗,使用传统的畜力运输工具,进入山区作战。CCT成员通过卫星电话调控附近空域的飞机区搜寻基地恐怖组织,在先进的无人侦察机引导下侦察、了解地域情况,为执行地面搜索的特种部队提供信息,同时还使用镭射定位装置和电脑导航装置,引导飞行员打击有价值的地面目标。

图1: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美国陆军卢克•哈得斯佩斯上尉正在与美国空军资深士官布莱恩•瓦尔特斯。哈得斯佩斯说空军JTAC所带来的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是获得地面作战胜利的关键。

AN/PEQ-1C激光目标指示器顶部的皮卡汀尼导轨上安装了夜视仪

Snap Track™空勤求生背心腹部左侧的手枪套和电台包

原载: Writer
January 6, 2012 Air Force TACP OVERVIEW Advise, Assist,
Control格言:建议,协助,管制 T

个人通信装备分为两种,一种是卫星通信系统,可随时与空军联系,一种是地面部队内部的通信系统,可随时与地面部队交换信息、情报。

尽管传统经验表明阿富汗的COIN作战应当是一场步兵的战争,但是在那里区分敌人都一直是个挑战,冲突的本质要求美国空军和陆军进行密切协同。所以在执行一些高风险任务时,如果没有JTAC所带来的各种能力,陆军指挥官将会犹豫。

这名美国海军陆战队战术空中管制员操纵的AN/PEQ-1C激光目标指示器,顶部同时安装了夜视仪和激光发射器

在位于夏威夷的希卡姆空军基地,第15空中运输联队第15行动支援中队15th
Operations Support Squadron,15th Airlift Wing的Airman Basic John
Williams、Airman Michael McLaughlin以及Airman Basic Christian
White正在整理空勤人员使用的Snap Track™空勤求生背心。

CCT作战小组是多军协同作战需求下的产物。

“过去十年的冲突造成了这些转型,美国空军为满足地面部队指挥官的需要而组织专门的力量,这是前所未有的。考虑的是他们的胜利标
准,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效率标准,”驻阿富汗第9空天远征特遣部队指挥官、美军驻阿富汗空中力量副指挥官陶德•D•沃尔特斯少将说,“我们增进陆军指挥官对
空天部队了解程度的主要方式就是我们的JTAC网络”。

AN/PEQ-1C激光目标指示器正面设有观察物镜镜头

图片 3

长距离的运输工作使CCT的装备更突出实用性:小组一般配备高速全地形突击车,这种车辆马力强劲、地形可适应性强,可乘载2~3名人员,并能加装必要的支架,携带大量的行动装备。

如果巡逻队遇到袭击,瓦尔特斯可以指引近地支援,协调各种飞机,如陆军的武装直升机和空军的F-16和F-15,甚至可以按照地面上的情况挑选最适合投掷的武器,以及制定交战规则。空军JTAC所具有的这些能力使他们非常受陆军步兵部队的欢迎。

图片 4

图片 5

在轻武器方面,作为技术性很强的特殊兵种,CCT不像美军其他特种部队那样对轻武器有着严格的口径要求,而更多遵循轻便、实用的原则,武器以突击步枪为主。不过在必要的敌后渗透任务中,也携带反坦克武器等特种武器,以备紧急状态下使用。

自从去年夏天以来,哈卡尼武装分子向这一地区派遣了“死亡小队”,至少在霍斯特省制造了35次袭击和公开处决。受害者包括政府官员、部落首领,以及与美国或阿富汗军队合作的村民。最近,从俘获的叛乱分子手中缴获的一段视频显示,十具尸体被扔在路边。

AN/PEQ-1C激光目标指示器,又称为特种作战部队激光(Special Operations
Forces Laser Acquisition
Marker,SOFLAM),由着名防务制造商美国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 Systems
Corporation为美国军方开发和生产,用于美军特种作战部队Special Operations
Forces、联合终端攻击控制员Joint Terminal Attack
Controllers以及美国空军联合战术空中管制员USAF Tactical Air Control Party
operators在复杂的战场环境中引导激光制导武器对高价值目标和时间敏感目标进行精确的低附带伤害打击,NSN码为5860-01-542-5675。

图片 6

考核合格后,将根据学员的不同专业使之成为空中交通协调人员或无线电技术维护人员,编入CCT。另外,训练中脱颖而出的人员还要进修高级CCT领导者课程,从指挥者的角度,讲授如何建立有效的团队、如何使用有效的战术方法,以培养优秀的指挥官。

现在的军方“愿意停下来等一毫秒以获得最锋利的箭,而不是随手抓起最趁手的,”沃尔特斯说。当阿富汗的作战行动进入尾声之时,美国空军和陆军试图强化这种使得联合空地一体战更新换代的作战人员,而不会将综合技能置于一边。知远/苏霍伊

AN/PEQ-1C特种作战部队激光目标指示器在AN/PEQ-1C激光目标指示器的基础上改进而来,采用被动散热的diode-pumped
laser替换了原来耗电量极高的flashlamp-pumped laser
。与AN/PEQ-1相比,AN/PEQ-1C特种作战部队激光目标指示器具有重量更轻、体积更小、结构更简单、使用更可靠、工作噪声值更低、采用一块BA5590电池供电、可以在在25℃长时间持续运行等优点。

装备Snap
Track™空勤求生背心的可不只有美国空军的战斗机飞行员,各型轰炸机要深入敌方纵深对目标进行打击,存在被击落的风险,因此其机组人员也要配备相应的野外求生装备。图为身穿Snap
Track™空勤求生背心的美国空军B-1B“枪骑兵”可变后掠翼超音速战略轰炸机的机组成员

CCT成员的装备分为两个序列:个人装备和小组装备。个人装备包括个人防护求生装备、个人战术装备、个人通信器材等。战术装具公司为CCT研发了专用的单兵装具,尽量减轻人员长距离行动的负重感。

一名JTAC要熟练掌握复杂的近地支援、ISR和步兵战术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由于对JTAC的需要非常迫切,美国空军为了保证JTAC队伍而提供了70000美元的服役津贴。

图片 7

2014年12月17日,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指挥官Stephen Wilson中将commander
of Air Force Global Strike Command与夫人南希在Barksdale
空军基地第二行动支援中队视察期间,正在翻看空勤人员使用的Snap
Track™空勤求生背心、飞行头盔、飞行服等装备

然后接受系统的地面导航指挥训练,内容包括如何在预定的伞降区进行敌我识别和地面前期引导、如何保障空投区域以及全天候地面引导和空中导航。随后学习最为先进的军用电子通信设备和导航装备的使用方法,学会帮助空中力量精确定位地面目标、判读敌友雷达等,并且要系统掌握整套无线电通信系统的使用和维修。
在完成这一系列课程的学习后,学员将进行一次夜间模拟训练,训练强度和内容基本接近实战,要求他们在陌生地域起飞,然后在预先设定的场地实施高空伞降,着陆后在夜色下迅速判别后续部队的伞降地点,并将该地点予以标识,同时引导附近空域的友军空中力量。

先进的ISR同样给地面部队带来了巨大效果。“在天空中拥有一只眺望的眼睛不再是空想,我们的Rover这样的全动态视频下载链已经成为现实。
战场上的每一名陆军指挥官都想有一部类似的设备”,
东部地区司令部的一名美国空军空中联络官内特•普技术军士说,“这种能力本身就使地面部队的态势感知能力提高了十几倍,而且它有助于拯救美国士兵的生命。
哪个地面部队指挥官不想要这种力量倍增器呢?”

本文出自《装备ARMS》2017年第一期“科技”栏目P231P

图片 8

CCT的战术根据任务大致可以划分为以下4类。第一类是配合常规部队行动的信息情报交换:一方面引导地面部队推进,另一方面引导空中力量为地面部队提供有效的支援和侦察。第二类是信息情报的收集转化:控制整个战区的通信系统,为指挥部进行决策提供依据,为命令的有效传达提供帮助,属于更高一级的指挥和控制环节。第三类是对目标区域的精确部署和打击:针对大规模部队集结区域的部署,CCT要控制当地的部署区域,为部署展开提供必要的情报支持,同时还要为部队部署后的进一步推进予以空中引导和交通指挥;精确打击则是一方面提高空军作战效能,一方面保
证人员在推进交战过程中的安全,防止出现误伤现象。第四类是掩护和辅助特种部队的敌后行动,CCT往往以小组形式跟随特种部队,为他们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在有效规避风险的同时,高效地消灭敌后目标。图片 9图片 10图片 11图片 12

“我们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地面部队指挥官告诉我们他们需要JTAC来保证获得反叛乱战争的胜利,”沃尔特说,“所以我们为他们提供这种能力的关注程度就像激光一样”。

美国空军联合战术空中管制员Staff Sgt. Trevor Bradford以及Senior Airman
Joshua Woeckener在犹他州测试和实验场进行训练

图片 13

哈金斯在萨莱诺前线作战基地说:“‘刀锋行动’是我参加过的最复杂的作战行动,因为我们在4天多的时间里进行了1000多架次的协调。”

AN/PEQ-1C激光目标指示器安装在三脚架上,并通过电缆连接电源

经过制造商测试,Snap
Track™横向插槽系统可以在-60摄氏度~140摄氏度的温度环境内使用。虽然插槽和插条都是用塑料制成的,但是强度和可靠性极高,可以在600节的风速下保证副包不会松动甚至脱落。

突然有一个阿富汗人注意到了瓦尔特斯的手持GPS,当明白了这个设备的用途,这个阿富汗人要求确定一下他们所在位置的坐标。哈得斯佩斯立刻警觉起来。

图片 14

图片 15

“公爵”特遣队的作战中心展示了近距离空地协调的战果。视频显示出被俘虏的哈卡尼叛乱分子的指挥官照片及其与叛乱分子们的联系。“刀锋行动”共击毙和俘虏了大约200名叛乱分子。

AN/PEQ-1C激光目标指示器正面设有观察物镜镜头,后方设有与物镜镜头对应的目镜,目镜呈45°向上倾斜方便使用者进行观察。AN/PEQ-1C激光目标指示器光学观察镜的放大倍率为10倍,视场为水平5°、垂直4.4°,目镜屈光度可以在+2~-6范围调整,出瞳距离为5毫米。

图片 16

当巡逻队接近一个砖垒的村庄并准备进入肮脏杂乱的街道时,第1步兵师第6野战炮兵团1营的炮兵指挥官卢克•哈得斯佩斯上尉向队伍中的一个人喊话。

美国空军联合战术空中管制员手中的两件法宝就是激光目标指示器和电台,二者缺一不可。图中可以看到AN/PEQ-1C激光目标指示器和AN/PRC-148
MBITR以及AN/PRC-177电台

注意图中戴黑色毛线帽的空勤人员,他在Snap
Track™空勤求生背心的枪套中携带了一支转轮手枪

美国空军帮助美军扭转了反游记战的局势。在阿富汗霍斯特省的一次徒步巡逻中,“公爵”特遣队的士兵们鱼贯而出,荷枪实弹。这次巡逻所

AN/PEQ-1C在“持久自由”行动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以及随后的“伊拉克自由”行动Operation Iraqi
Freedom中使用,美军特种作战部队Special Operations
Forces、联合终端攻击控制员Joint Terminal Attack
Controllers以及美国空军联合战术空中管制员USAF Tactical Air Control Party
operators手中的两件法宝就是激光目标指示器和电台,二者缺一不可。

图片 17

瓦尔特斯穿标准迷彩服,拿一把M4步枪,与队伍中的其他士兵没什么不同。但是近距离观察,就会发现瓦尔特斯携带了不同的装备——包括一台多波段
无线电,内置激光指示器的双筒望远镜,用于数字化协调近地支援的“可穿戴式电脑”,一部手持GPS接收器,一个远程操纵视频增强接收器(简称Rover,
可以将飞机上采集的全动态视频传输给地面部队)。

图片 18

图片 19

“他为什么要知道这个?”哈得斯佩斯问道,之后他告诉瓦尔特斯给他错误的坐标。这对现代反叛乱战争中的技术力量来说也是一种提醒——一些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事,例如GPS坐标,可能意味着生死一线。

AN/PEQ-1C激光目标指示器

图片 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