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些关税已被转嫁给美国消费者,美国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成本主要由美国公司和消费者支付

图片 2

图片 1

不久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份报告通过研究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发现,对华加征关税后进口商品价格的上涨幅度与关税幅度一致,因此关税成本基本由美方承担,其中一些关税已被转嫁给美国消费者,其余部分则由美国进口商通过降低利润率来承担。

不久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份报告通过研究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发现,对华加征关税后进口商品价格的上涨幅度与关税幅度一致,因此关税成本基本由美方承担,其中一些关税已被转嫁给美国消费者,其余部分则由美国进口商通过降低利润率来承担。

弗兰克尔分析认为,传统政治经济学模型对“关税”的解释基于以下逻辑:进口竞争性行业在美国国内具有不相称的政治分量,能够盖过消费者的政治影响力,因为后者的影响力更为分散,这就导致了保护主义政策的出现。他进一步指出,现在美国关税措施几乎找不到受益人,这好比是在完成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事”。在他看来,解释当前美国的贸易政策需要的是一份“心理学模型”。

弗兰克尔分析认为,传统政治经济学模型对“关税”的解释基于以下逻辑:进口竞争性行业在美国国内具有不相称的政治分量,能够盖过消费者的政治影响力,因为后者的影响力更为分散,这就导致了保护主义政策的出现。他进一步指出,现在美国关税措施几乎找不到受益人,这好比是在完成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事”。在他看来,解释当前美国的贸易政策需要的是一份“心理学模型”。

当前,美国经济学界普遍对华盛顿单边主义政策给全球多边体制带来的冲击充满忧虑,弗兰克尔也不例外。他表示:“过去几十年来,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例如通过跨境供应链构建一体化,被认为是不可改变的趋势。不幸的是,政治领导力的缺失正在使历史倒退。上世纪30年代,我们也犯过类似的错误,选择了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和民族主义,这造成了可怕的后果。”

(人民日报7月9日报道)“无论是在其他国家,还是在我们国内,美国政府挑起的贸易战几乎伤害了所有人。”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杰弗里·弗兰克尔(Jeffrey
A.
Frankel)对本报记者表示。弗兰克尔曾两度在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任职,在他看来,本届美国政府的贸易政策,无法从政治经济学角度加以“理解”,因为难以找到真正从中“受益”的群体。

连日来,美国政府以通胀率为指标,宣称关税措施并不会显著影响美国消费者。对此,弗兰克尔表达了明确反对。他指出,目前美国政府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的额外关税可能会让美国家庭平均每年损失500美元,但这不一定会立刻改变美国的通胀率数据,因为除贸易政策外,宏观经济还受到许多其他因素影响。

图片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