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鲜战场上集体投降的这支队伍是美军第25步兵师第24团C连,又组建了清一色由黑人组成的第四个游骑兵连

图片 12

图片 1

and complete the mission, though I be the lone survivor.

至此,此次战斗全部结束,人民志愿军仅以伤亡各一人的代价,采取军事打击和政治攻势相结合的方式,俘敌115人,毙伤敌人33人。当该连投降的消息传到美国军方耳朵里时,军方高层震惊不已。3个月后,根据美军第25师师长基恩少将的建议,经美国国防部长批准,美军宣布了一项改编计划:解散黑人步兵24团。从此,美军开始实行黑人和白人混编体制。

图片 2

图片 3特种兵
美国军队的力量是不容小觑的,一个国家的强盛军事实力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比重,在美国的军队编制中,有四大特种部队令人闻风丧胆。
美国特种部队
美国四大特种部队指的是海豹突击队、绿色贝雷帽、黑色贝雷帽和三角洲部队他们都骁勇善战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四支特种部队。
海豹突击队 ———海军的三栖部队
海豹突击队是英文中的海、空、陆的缩写,其全称为美国海军三栖部队。这意味着海豹突击队的队员不仅要能执行水下侦察任务和陆上特种作战任务,还能以空降形式迅速前往战区。
海豹突击队成立于1962年,其前身是二战中的海军水下爆破队,但此时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搞水中侦察。越战是海豹突击队迅速发展壮大的年代,其间海豹突击队执行过包括海豹突击队成立等多种任务,尤其在营救战俘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战绩。
美国海军的海豹部队由海军特战司令部指挥,分为两个特种作战大队: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的第1特战大队和位于弗吉尼亚诺福克海军基地的第2特战大队。这两个特种作战大队分别辖第1、3、5和第2、4、8三个海豹突击队,总兵力约2000人。目前海豹突击队的任务包括侦察、协防、非常规战争、直接行动和反恐怖5项,在执行直接攻击任务时,海豹突击队通常采用2人作战小组的作战形式。小组由一名狙击手和一名观察者组成,装备有口径0.5英寸的大口径狙击步枪。
绿色贝雷帽 ———人人会说多种语言
绿色贝雷帽部队的正式名称叫特种部队(SpecialForcesGroup),其前身第1特种任务部队,是在1942年7月9日正式成立的。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美国又成立了5个突击大队,不过所有的突击队于1944年8月15日宣布解散。朝鲜战争爆发后,突击队得到恢复。1952年6月20日成立了第10特种部队,这是现在的绿色贝雷帽部队的前身。
肯尼迪就任美国总统后非常重视特种部队的建设,并将绿色贝雷帽作为这支部队的制式军服,从此特种任务部队被称为绿色贝雷帽部队。绿色贝雷帽部队在历时十余年的越南战争中引人注目。它的任务相对广泛,主要包括非常规作战,如渗透、破袭和游击战等;直接行动,如突然袭击、营救等。另外,执行特种侦察任务也是其主要任务之一。
在美国陆军中,绿色贝雷帽部队有单独的编制系统。1974年改编后的编制,由司令部、支援中队、通行及维修中队和若干个作战大队组成,其中作战大队是绿色贝雷帽部队的核心。大队下设大队部和若干个作战中队。作战中队又设中队部和若干个作战组。绿色贝雷帽部队现共有5个大队,分别为负责太平洋与东亚地区的第1大队;负责加勒比海与西非地区的第3大队;负责新安亚与东北非地区的第5大队;负责中南美洲地区的第7大队和负责欧洲与地中海地区的第10大队。
作战组是直接执行特种任务的部队,组长为上尉。每个组有12人,除了组长之外还有副组长,军衔为中尉。通常一个作战组的作战能力相当于50名普通队员。绿色贝雷帽的成员至少要学会被派遣地区通用的语言。通常来说,每个绿色贝雷帽成员都会2—3种语言。在进行特种渗透作战时,这种技能无疑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黑色贝雷帽 ———陆军特别行动部队
美国陆军别动队(美国陆军特别行动部队,Rangers,即游骑兵)的前身是在二战中临时由步兵组成的突击部队,主要执行战场突袭任务。在诺曼底登陆时,美国陆军游骑兵以巨大的损失为代价突破了德军的防线。当时美国陆军第29步兵师副师长科塔准将称赞道:“游骑兵,做先锋!(Rangers,
Lead The
Way!)”今天这句话已经成为别动队的座右铭。美军游骑兵往往都是在战时临时组织的作战单位,编制和番号都并不固定。艾布拉姆斯就任美国陆军参谋长后,决定将美国陆军第75步兵团改为第75游骑兵团,成为美国陆军第一支常设特别行动部队。第75游骑兵团下辖3个营,共2300人,总部设在本宁堡。其中担任特别行动预备队的营可以在18小时内部署到世界任何的地方。
在美军对外的用兵历史上,游骑兵多次执行“做先锋”的艰巨任务,如1986年美军入侵格林纳达、1989年入侵巴拿马、1991年海湾战争和1993年出兵索马里等军事行动中,美国陆军特别行动部队都曾经出动。美国陆军游骑兵采用的是黑色贝雷帽(后更改为栗棕色贝雷帽,原因为后来美国陆军全军都更换为了黑色贝雷帽),以与绿色贝雷帽部队相区别。
三角洲部队 ———反恐怖先锋
三角洲(DeltaForce)部队没有海豹突击队、别动队和绿色贝雷帽部队那样悠久的历史。它的成立时间是1977年,其创建人贝克韦斯上校曾经是绿色贝雷帽部队的一名军官,而三角洲部队最初对人员的选拔也是在绿色贝雷帽部队中进行的。但三角洲部队依然保持着惊人的淘汰率。
与海豹突击队、别动队和绿色贝雷帽部队不同的是,三角洲部队主要执行的是反恐怖任务,这也是它成立的初衷。为此1982年成立了“人质救援队”。三角洲部队的总部设在斯托克艾德,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装备最齐全、资金最雄厚的部队。人员编制达到2500人,其训练设施和训练拟真度是其他国家特种部队所望尘莫及的。除了战斗人员外,三角洲部队还有其他一些支援单位。
三角洲部队在成立后曾经执行过多次反恐怖任务,其中不乏成功的战例。但三角洲部队在1981年参与营救驻伊朗美国大使馆人质行动时,由于突遇风暴,加之通讯协调等问题导致8人死亡,损失6架直升机和一架EC—130运输机。由此可见,即便是像三角洲这样的精锐部队,如果没有良好的情报、通讯和后勤等部门的配合和支持,也难以发挥作用。
不过美国的特种部队虽然闻名于世,但是在历史上的众多特种作战中却战绩不佳。许多失败大都是由于情报和联络方面的失误造成的。对于美国的特种部队来说,情报是否准确,支援协调是否有力,将真正决定他们在阿富汗的行动成功能否。
部队发展趋势 从“单独行动”向“联合作战”发展
美军特种部队成立伊始,就担负了秘密渗透到敌人后方抓舌头、炸铁路、毁桥梁、截断补给线、袭击指挥所等多种任务,这些任务都有明显的单独行动的特点,不需与其他兵种力量更多地协同。随着联合作战理论与实践的不断深入,美军特种部队的行动正越来越体现出明显的联合性。
从偏重“体能型”向突出“智能型”发展
美军特种部队成员一直以良好的体能素质而著称,以挑战生理极限、山地作战、沙漠生存为主要训练内容。这些训练保证成员都具有良好的心理与身体素质,为完成任务提供了有力保证。随着实战的需求,如今美军特种部队所执行的任务已远远超出了秘密作战与突然袭击,因此其成员往往是拥有硕士学位的高科技“捕蛇者”,能够从事各种各样的特殊情报活动。在遂行任务时,特种部队能熟练使用激光器、新式雷达传感器、计算机、无人驾驶飞行器以及先进的网络。特种部队的行动方法也体现出较强的“智能性”。潜入伊境内的美军特种部队一般6人一组,每个成员都有某方面的突出特长,如炸药专家、通信专家、石油专家、心理专家、气象专家等。如美特种作战部队在保护伊拉克南部油田任务中,不仅通过军事行动占领并保护了关键的油井设施,还通过贿赂,说服一些伊军指挥官不在撤退时点燃油井,而使萨达姆命令炸毁伊南部石油设施的计划化为泡影。此外,美军之所以顺利渡过幼发拉底河,也是由于特种部队成功阻止了伊军炸坝和毁桥。
从“小编组”向“大规模”发展
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前司令斯蒂纳陆军上将指出:“在当今的多极世界里,特种作战部队是执行美国安全战略的非常理想的工具。”为此,美军高层决策者总是在特定的情况下,针对不同的作战对象,把非同寻常、急难险重的作战任务首先赋予特种作战部队,发挥其“突击队”的作用。美军在以往赋予特种部队任务的基础上,又赋予其反恐行动与心理战行动任务,这使得特种部队的应用范围大大增加,特种部队由“小编组”向“大规模”发展也随之成为必然。
从“从属地位”向“战略地位”发展
美军正把特种部队的地位提升到战略位置。美军此次全面扩充特种部队,毫无疑问就是要为今后进一步实施“先发制人”的战略方针,和对对手进行先期打击做好实力准备。阿富汗战争中,美军特种部队为收集情报、发现线索、跟踪目标、配合作战立下汗马功劳,为反恐战争的实施起到了重大战略作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特种部队更是先期进入伊拉克境内,展开情报战、心理战、舆论战,为美军争取了顺利攻占巴格达的战略主动。

1950年10月25日,全黑人的伞降游骑兵第2连在美国乔治亚州本宁堡正式成立。

fully knowing the hazards of my chosen profession,

天亮后,志愿军侦察员发现被围美军多是黑人,且个个惊恐万状,一片混乱。指导员周凤鸣判断敌人已经发生动摇,于是决定在阵前喊话,瓦解敌人。会讲英语的两名志愿军战士向敌军不断宣传我军的俘虏政策。喊着喊着,忽然看见美军阵地有两个黑人士兵举着一面白旗战战兢兢地走过来。“敌人投降了”,4班班长董永和站起来迎过去。结果刚走两步,敌人阵地里突然打出一梭子弹,董班长应声倒地。与此同时,敌人以一个排的兵力隐蔽地向志愿军左翼逼近,企图攻占该处高地。然而,在我军手榴弹的轰炸下,这伙敌人不得不狼狈逃回。至此,黑人连已经四面楚歌,走投无路。

说时迟那时快,347团侦察股股长刘凯跑到山炮3连连长黄云腾跟前,告诉他们不要再打炮了,他们准备组织战场喊话,瓦解敌人斗志,促使其主动投降。

第二连众所周知,美国游骑兵在历史上多次解散,多次重建。在朝鲜战争期间,游骑兵也曾经重建,称之为“Airborne
Ranger”伞降突击队。在重建过程中,也组建了一只除了少数军官,完全由

图片 4

志愿军战士仍不失时机地喊话:“被压迫的黑人兄弟们,你们在美国社会中是受种族歧视的,在美国军队中你们仍然受种族歧视。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俘虏政策,是对白人和黑人俘虏同等待遇。”“黑人兄弟们,你们不要继续为华尔街的老板们卖命当炮灰了,赶快投降吧!”

这个黑人大个子名叫斯坦莱,是黑人连的连长,他手下的三个排长都是白人,也难怪这种举白旗投降的事要他这个黑人连长亲自来。送死你去,背锅你去,当时黑人在美军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尽管当时美军一直不允许黑人参加特种部队,但是确实允许通过甄选的黑人参加游骑兵。在1948年,美国签发了第9981号总统行政命令“反隔离令”,但美军仍然选择单独组建黑人部队。比如在82师中,第3营,第80炮兵营都是纯黑人部队。

使英烈的遗体落入敌人手中。

被困树林,黑人连放下武器

云山战役中被志愿军俘虏的美军

这些士兵在游骑兵学校每周训练60个小时,每天要跑8公里,而且经常进行32公里拉练,这些都是二战时期游骑兵部队的传统。

二战中的游骑兵

种族歧视引发“逃窜”风潮

图片 5

以第二营为题材的1:6兵人

美军在韩战中

出人意料的是,志愿军并没有责罚他们,反而尽量稳定他们的情绪,上去与他们握手,并给伤员进行包扎。这一大度举措赢得了黑人士兵的信任。他们感动得或热泪盈眶,或大声叫喊,或跪在地上拼命祈祷。一个叫莫尔的黑人士兵在之后给家人的信中这样写道:“也就是从这时起,我第一次认识了中国人民。中国人民是了不起的人民,伟大的人民。他们确实不寻常。”

一件就是总结经验教训。虽然39军在战场上取得了胜利,但是面对全新的对手,他们很快看到了随之而来的新问题、新挑战。不能像在国内打蒋军那样打美国人。美军的现代化程度,装备配备以及作战理念、战术素养相比蒋军要好得多。

这个最后成立伞降游骑兵连最初编制为第4连,由135名士兵和5名军官组成,连长是Warren
E. Allen中尉。

二次大战期间游骑兵较著名的战役是参与诺曼底登陆的第2,5营。1944
年D-Day当日诺曼底登陆的主力是美军第7与第5军团,游骑兵则隶属于第5军团。第5军团的主力是第29步兵师,右翼为第1步兵师,左翼则是由第2和第5
游骑兵团组成的‘临时游骑兵群(Provisional Ranger
Group)‘。一般人认为二次大战的美国步兵特征是年轻,教育程度高,普遍缺乏战斗经验,但对游骑兵来说战场才是他们发挥本领的地方。登陆当日美军遭遇德军第352步兵师的猛烈攻击,当其他步兵被火力压制无法前进时,受过严格训练的游骑兵不畏生死的迅速突破防线。虽然伤亡极为惨重,例如编制70人的第2营C连
(电影抢救雷恩大兵之背景),登陆后死伤58人以致全连解编。可是游骑兵的英勇善战不但让并肩作战的第29师步兵刮目相看,更获得第29师副师长
Norman D.
Cota将军的称赞,因而留下不朽的至理名言”游骑兵,做前锋(Ranger,lead the
way)!”。

被俘初期,这些黑人战俘只毹留在前线临时战俘收容所。随着前线部队连续作战,战场上的俘虏越来越多,管理愈加不方便。因此,志愿军决定把这些黑入俘虏转移到后方的碧潼战俘营。碧潼战俘营距离前线约500公里,再加上天寒地冻,路上还常常遭到美军飞机不分青红皂白的滥炸,黑人战俘们难免恐惧与疲惫。一路上多亏负责押送的志愿军战士的劝解与照顾,他们才平安到达碧潼。当押送的战士要返回前线时,黑人俘虏们紧紧握着战士们的手,一再表示感谢。

在冰天雪地的抗美援朝战场,1800多名俘虏对于后勤供给严重不足的志愿军来说,无疑是一个负担。因为志愿军有严明的纪律,不准虐待俘虏,好吃好喝款待俘虏,或许在人类战争史上只此志愿军一家吧。

图片 6

图片 7

黑人连看见了“新世界”

这是一次很好的另类攻势,对于宣传志愿军、瓦解敌军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这一作用的影响力很快显现。

在游骑兵学校毕业后,第二连和第四连一起前往加利福尼亚。然后在1950年12月9日飞到日本横滨,坐轮船前往朝鲜大邱。该连曾经在朝鲜战场上和志愿军多次交手,并互有伤亡。

但在战斗中尽情展示内在的坚韧的意志是游骑兵们的终极目标,

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签署后,碧潼战俘营的美军战俘陆续被遣返。由于政治上没有歧视,黑人战俘们心情舒畅,加上伙食良好,所以到停战时,他们个个长胖不少,精神抖擞。在俘虏营期间,他们很多人与中国人产生了友情。黑人连副连长杜尔夫表示:“你们对我们的宽待非一般言语所能表达出来。事实使我相信你们是对的。”在遣返回国时,黑人战俘恋恋不舍,有些人甚至决定留下来并要求到中国去。在经过多次劝说之后,他们才最终回国。

志愿军释放战俘的举动还取得了意外的收获。11月24日,北京电告志司,志愿军释放战俘的举动在外界引起强烈反响,收到极好的效果。望此次战役结束后,再释放一大批。美联社的记者报道说,志愿军对战俘很好,不打骂,不搜腰包,还给吃饭治病……

第2连在前往朝鲜战场的轮船上

Readily will display the intestinal fortitude to fight on to the Ranger
objective

斯坦福之所以决定投降,是因为之前他曾看到过志愿军优待俘虏的传单,听说过志愿军给美军受伤战俘包扎伤口,还给他们饼干。他想,志愿军连伤员都不伤害,更不会虐待俘虏了。斯坦福明白,只有做志愿军的俘虏,才能使全连官兵保住性命,将来回国与家人团聚。但在投降的过程中,却发生了一件让黑人战俘们胆战心惊的意外。

真是不挨打不知道疼,早知结果如此,何必当初诈降?美军黑人连集体向志愿军投降震惊全美,美军不得不通过改编部队来弥消这种影响。有人说,这是推动美国消除歧视的重要一步,我倒觉得其中掺杂异样的味道,难道就没有通过白人制约黑人的目的?无论其他,不做评议。出乎意料的是,以在“八国联军”中率先攻入北京而自我标榜的美24团,从此败退出历史舞台,被撤销了编制。

图片 8

在美国陆军当中,第75游骑兵团(the 75th Ranger
Regiment)是一支骁勇善战的特种部队。然而这支部队的服装却总让人感到疑惑,因为在这支部队官兵们的军服上,竟有一个画有青天白日圆徽的臂章。一支美军特种部队为何要佩戴着60年前中国国民党的军徽呢?

碧潼战俘营地处鸭绿江边,三面环水一面靠山,风景十分秀丽。警卫只在营区外与外界相通的路口设立岗哨,战俘营里没有看守楼、堑壕和电网,也没有荷枪实弹的巡逻士兵,再加上志愿军处处为黑人战俘着想,使这里根本不像一个关押战俘的地方,倒像一个学校。对于C连的黑人战俘们来说,这里是一个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新世界”;没有虚伪,没有压迫,最重要的是没有种族隔离。他们在美国国内备受种族歧视之苦,为摆脱困境参军来朝,却仍摆脱不了种族歧视的梦魇。一个黑人战俘表示:“正是在志愿军的战俘营里,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当作人来看待,而不是被作为一个动物来看待。”对黑人战俘来说,战俘营的生活相对轻松,但毕竟远离故土。他们思念家乡,希望战争早日结束。

云山战役结束后,志愿军39军立马做了两件事。

美国陆军为了避免被指种族歧视,将第4连和第2连互换了番号,于是这个全是黑人的连队就变成了第2连。

二战时期的游骑兵

24团对中国并不陌生。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时,该团就自称首先攻入北京。50年后的朝鲜战场,它又和中国人遭遇,而此时其心境已经大为不同。一方面,中国人民志愿军勇猛顽强,而美军的多次失败令其士气低落;另一方面,当时美国社会种族歧视严重,黑人士兵在美军中也低人一等,辛苦送命的事往往让他们冲在前面,荣誉奖励却很少得。黑人士兵对此非常不满。因此,24团消极情绪相对较浓,自投入朝鲜战场后,该团经常有士兵开小差。在扼守醴泉及尚州时,24团闻风而溃,甚至将枪炮辎重遗弃在阵地上,所以24团有个外号叫“逃窜”。白人士兵还专门编了个“逃窜舞蹈”的小调:中国人的追击炮轰轰叫,24团的老爷们撒脚跑。

美24团的这个连队看见志愿军已经占领山爪子,得知已钻入志愿军口袋里,企图突围。347团团长李刚命令正在与美24团这个连激战的2营4连,坚决把敌人消灭,绝不能让其突围出去。

2011年第二连老兵聚会

我们服从上级军官的命令,服装整洁,爱护装备,和遵守其它条例。

在朝鲜战场上集体投降的这支队伍是美军第25步兵师第24团C连,该连队90%以上士兵是黑人。24团别号“金龙团”,其历史可以追溯到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在19世纪70~80年代对印第安人的战争中,24团的勇敢作风备受称赞。

图片 9

图片 10

事实证明,游骑兵是一种比较精锐的士兵,

朝鲜战争中,曾有一支美军黑人连向中国人民志愿军投降。这是美国独立战争以来第一支向外国军队投降的整编连队,也是朝鲜战争中唯一一支向志愿军集体投降的美军建制连。

“优待俘虏是我们的政策,你们赶快投降,我们保证为你们伤员治疗,让你们有饭吃……”

连长沃伦.艾伦和中尉维尔本,1951年朝鲜战场

游骑兵的训练

大度举措令黑人连感动

11月25日,第二次战役开始,志愿军115师进占至云山东南山洞、宁边、贵祥洞地区,116师进占云山以北利洞、鹰峰洞地区,117师进占云山西龙兴洞地区。美军25师24团进至云山东南的上九洞、杏亭洞、上草洞地区。

图片 11

象利刃切割一样的战斗在陆海空任何地方。

黑人连走出树林后,志愿军开始清点被俘人员,没收其武器。由于一个美军士兵过于紧张,枪支走火,一名志愿军战士当场被击倒在地。这一枪使所有的人都怔住了,一时不知怎么办好。黑人俘虏们更是紧张万分。他们意识到,这一枪可能会让他们全体毁灭。

1950年11月20日,39军召集各师领导开会,首先部署下一阶段作战问题,接着就是安排部署释放战俘事宜。39军军长吴信泉告诉各师领导,释放战俘是有意图的,趁美军还未搞清楚志愿军底细前,释放战俘让他们回去告诉他们的老大,志愿军主力还没有过江,过江的部队因为粮草弹药不足,准备后撤回国了。

1951年3月23日09:15,游骑兵第二连进行了第一次伞降作战,伞降过程中有两名士兵负伤。然后前往一个叫做151高地地方与朝鲜军队和志愿军进行作战。

我将使自己永远保持精神上的警惕,身体上的强壮,和品德上的正直。

1950年11月,第二次战役打响。25日,志愿军39军以猛虎下山之势,向云山以南九洞地区的美军第25师发起进攻,将美第25师第24团分割成三段。经过一夜激战,美军伤亡过半。在夜间攻击中,志愿军与24团C连遭遇,随即展开猛攻。C连仓皇逃入九龙江边的一个凹形树林中。为了突围,C连组织了两次反扑,企图夺回由志愿军占领的小高地,但都被打了回去。

志愿军347团2营营长李玉恒向团指挥所报告,美24团一个连已经越过九龙江,向2营进攻,2营没有打,试图看看这个连后面还有什么部队。

图片 12

游骑兵的由来可追溯至公元1670年代美国殖民地时期就有使用Rangers
名称及战术的小型军队。当时美国为了应付善于突袭战术的印地安人,于是组成小型的侦骑队伍在屯垦区四周区域巡防以观察敌人活动并提供早期预警。由于他们的巡防距离称为”Range”,因此一般人们称这支队伍的士兵为
“Ranger”。

又过了一会儿,树林里走出一个高个子黑人,举着一张白纸,上面画着一个做投降状的美国士兵。通过翻译,志愿军得知此人是黑人连的连长斯坦福,并且刚才诈降的原因是白人士兵反对投降。在斯坦福的命令下,黑人连其他士兵纷纷走出树林,向志愿军投降。

有一个叫福开森的美国士兵说,你们的火力很猛,我们贴着地皮爬行,想找个地方突围,但是爬到哪里都是你们的人,我们每个人都恐惧到了极点。这个时候我们想到了被你们放回去的骑兵第一师的兄弟们,他们说你们不虐待俘虏,有吃有喝,还给治病疗伤,所以你们一喊话我们就投降了。

众所周知,美国游骑兵在历史上多次解散,多次重建。在朝鲜战争期间,游骑兵也曾经重建,称之为“Airborne
Ranger”伞降突击队。在重建过程中,也组建了一只除了少数军官,完全由黑人组成的游骑兵连。

游戏中枪林弹雨的巷战场面与《黑鹰坠落》中表现的如出一辙,而在第一章结束时游骑兵小队由于救援队友而没有及时撤离核弹爆炸区域导致全军覆没的悲壮结局也似乎有些《黑鹰坠落》的影子。不管是现实中还是虚拟的游戏,游骑兵部队都用那句“Rangers,lead
the
way!”深深地震撼着我们。在未来21世纪的国际间,仍然会持续爆发各种恐怖行动与种族冲突。身为国际警察先锋的游骑兵,依然随时准备远赴异邦作战。不论战争的是非成败,“Rangers,lead
the way!”这句话将永远深藏在每一位游骑兵队员的心中!

4连指挥员又问这个黑大个,刚才为啥诈降?

1950年10月2日,游骑兵学校从5000名申请人中选出了314名士兵和22名军官组建了游骑兵的前三个连。几天之后,又组建了清一色由黑人组成的第四个游骑兵连。

游骑兵,做先锋!

大批美军俘虏被志愿军押送下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