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战概念提出后,现在您又在推进一个更大的概念‘海洋控制’

回答:……我们减少了对核大国的重视,着重对付非政府行为主体,然而,现在一些更具毁灭性的政府正在出现,所以……美国海军需要重新回到‘控制海洋’战略。

  绝对的,我们需要更多的资源。……

  按照计划,现役“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将于2028年全部退出现役。为了接替该型战舰,早在本世纪初,美国海军就启动了巡洋舰维持计划。这项计划主要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是对现役“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进行现代化升级改装,使其延迟到2045年退役;二是发展GG(X)大型多任务舰艇,计划建造19艘。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经费不足的掣肘,该计划被迫于2011年下马。由此导致之后对现役的“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的改进已经达到了这种舰艇所能容纳的极限。

“分布式杀伤”作战概念最初是针对美国海军水面舰艇反舰能力不足提出的。随着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颠覆性技术在军事上的广泛应用,其内涵逐步拓展为基于作战云的多维一体作战概念,并上升为“第三次抵消战略”的重要概念。
概念提出—— 旨在打造海上进攻之矛
2014年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根据濒海战斗舰编队对海上、陆上目标打击的兵棋推演结果,针对水面舰艇反舰能力不足提出“分布式杀伤”作战概念。2015年1月,美海军水面舰艇部队高层在《美国海军学院学报》发表题为《分布式杀伤》的论文。此后,美国海军水面部队司令罗登中将通过公开演讲和网络媒体不断宣传“分布式杀伤”概念,使其影响力、内涵不断扩大和丰富。
“分布式杀伤”作战概念的核心内涵是:增强美海军水面舰艇的攻击力,在广阔海域将1至3艘舰船组成的“水面行动大队”分散部署,增大对方探测和打击难度,提高自身生存力、杀伤力;同时发挥美军技术优势,通过平台分散、火力集中实施高效打击和摧毁,以确保美海上优势。
基于“分布式杀伤”作战概念的提出目的和水面舰艇装备的实际情况,美海军采取升级改造和新建同步进行的方式,达到“凡船皆可战”效果,大幅增加水面舰船的进攻能力。罗登指出,美海军将继续改进现有武器,为其巡洋舰/驱逐舰部队、濒海战斗舰及两栖和远征部队增加采购经过改进的舰载反舰、防空和对陆攻击导弹,以增强其进攻性火力。
概念推进—— 进行装备改装和实兵演练
“分布式杀伤”作战概念提出后,美海军密集开展相关理论研讨、桌上推演、装备改装和实兵演练,论证其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挑战,加速推进该作战概念发展成熟。
一是通过武器试验,推进概念发展。在“环太平洋-2016”军演中,美“科罗拉多”号濒海战斗舰从安装在其前甲板上的弹筒发射了一枚“鱼叉”导弹,验证了濒海战斗舰装备反舰导弹的现实可能性。
二是进行研讨交流,丰富概念体系。2016年4月,美国海军第15驱逐舰中队在横须贺基地举办第三届年度水面战军官峰会,提出“分布式杀伤”三原则:每艘舰船都是一名“射手”;从地理上分散水面进攻能力;确保资源正确组合,提升续战时间。
三是着眼后勤保障,持续开展演习。美海军成立了由战斗人员和分析人员组成的“分布式杀伤”特遣部队,与海军战争学院合作,持续进行战争演习。首次演习已于2015年春天举行。该演习旨在研究美国海军的后勤网络能否支持分布式作战,以及能否覆盖大范围海域。
概念发展—— 上升为核心作战理论
2017年1月,美海军在《水面部队战略》中将“分布式杀伤”作战概念上升为“夺回海洋控制权”的核心作战理论。可见,随着“分布式杀伤”作战概念的演进及其与智能化作战系统的融合,它将突破单一军种的作战概念范畴,成为美海军作战概念的新宠。未来,“分布式杀伤”的核心要义将突出强调三个方面:
融合——基于作战云。作战云是智能化作战系统的核心部件,是“分布式杀伤”的顶层支撑,呈网状结构,通过实现信息共享和协同作战,达到统一指挥、分布控制、分散实施、集中火力的目的。作战云作用下的每个指挥中心和作战平台(如信息融合和数据传输功能较强的F-35或改进的濒海战斗舰)都是其传感、指挥和火力节点,既能滚动上传信息,又能实时获得共享信息。作战云不会只存在于一个平台上,即使个别平台的指挥链路被切断,其他平台仍然能通过分布式控制节点与作战云联通,从而形成一个联队作战中心。
赋能——塑造水面行动大队的进攻性杀伤力。《水面部队战略》指出:“分布式杀伤”的途径是提高舰艇独立攻防能力,在广阔的海域以分散编队方式使用这些舰艇,形成分布式火力,并把“提高全部舰艇的进攻性杀伤力”作为基本原则。基于此,美海军构建了具有“分布式杀伤”能力的水面舰艇模型,在濒海战斗舰装载一定数量的激光武器、电磁轨道炮、电子战系统、近程拦截导弹和“标准-6”导弹等防空反导武器,腾出空间携带更多的攻击性导弹。
一体——实施一体化作战。“分布式杀伤”并不是水面行动大队能单独实现的,背后需要联队指挥中心在作战云的支撑下,整合陆、海、空、天、网、电等空间领域的作战力量,实施一体化作战。其实现途径为:构建作战云,在信息融合能力较强的第五代战机或改进升级后的水面舰艇上开设联队指挥中心,通过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预警与控制系统实施分布式指挥,调动分散配置的水面行动大队、无人机、潜艇等多维作战平台,主动瞄准目标、选择性射击、共享态势感知,集中火力实施有效打击和慑止。

摘要:
美国声称“重拾制海权”尽显司马昭之心新闻事实美国国防部1月9日发布新海军水面舰艇部队战略白皮书《重返制海》。据台湾“中央社”报道,美国海军水面部队指挥官汤姆·罗登称,各国海军的首要任务都是控制海洋,美国过去对这种概念不太清楚,美国及其盟友的安
…美国声称“重拾制海权”尽显司马昭之心新闻事实美国国防部1月9日发布新海军水面舰艇部队战略白皮书《重返制海》。据台湾“中央社”报道,美国海军水面部队指挥官汤姆·罗登称,各国海军的首要任务都是控制海洋,美国过去对这种概念不太清楚,美国及其盟友的安全利益如今遭遇挑战,美军必须因应作出调整,控制全球海域、展现军力。专家点评李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美国海军新出台的水面舰艇部队战略白皮书《重返制海》(以下简称“白皮书”)将制海作为首要目标,是因为美国认为技术变革和中俄等大国海上力量的发展,削弱了美国的制海权。确保全球范围内的制海权,是美国利用海洋投送力量保持威慑和前沿防御、维护其全球战略和利益的基础。自二战结束掌握全球制海权以来,美国海上力量一直享有较大甚至绝对优势,但其仍高度警惕他国对美国制海权的挑战。只要美国认为其制海权有所动摇,便会迅速调整战略并投入资源以强化制海权。▲资料图片:美国海军加强制海权近年来已成为美国海军高层的共识。2016年1月,新任海军作战部长理查德森发布《维护海上优势方略》,指出冷战结束25年之后,美国再度面临大国竞争格局,强调通过战法和技术创新,准备远海作战和对抗远程精确打击。美国海军水面舰艇部队是制海作战的主要承担者,白皮书用制海来牵引水面舰艇部队未来的发展方向,同时反映了以“分布式杀伤”为代表的强化制海作战的战法日趋成熟。此外,白皮书也有争取军费预算的考量。特朗普在竞选时承诺增加军费开支,扩充海军规模。目前美国海军已修订未来三十年舰队发展规划,将建设目标由308艘上调至355艘,主要增加可用于制海作战的大中型水面舰艇和攻击型核潜艇。但这一规划只有争取到相应的预算才能落实。此时渲染海洋安全利益遭受威胁,抛出“制海第一”说,也可向国内舆论和国会表明,增加的海上兵力能够得到有效的使用,以争取预算支持。中国此时宣示亚太政策为了啥?新闻事实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1月12日报道称,中国11日首次发表有关亚太安全合作的政策白皮书,多次强调把合作放在首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站1月11日报道称,中国国新办首发“亚太安全合作政策白皮书”的背景是美国白宫即将易主,特朗普上台前夕。▲1月11日,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言人胡凯红(左)在发布会上介绍白皮书的基本情况。
新华社发专家点评朱锋(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中国的亚太安全合作政策》白皮书的发表有重要意义。一是宣示中国立场。亚太地区安全的走势正在面临关键转折。特朗普政府虽然还没有上台,但其团队的政策发声充斥了强硬的对抗言论,甚至不乏对中国的恐吓,其政策基调却已是“气势汹汹、来者不善”。我们不会被特朗普政府、美日同盟的强化吓倒,如果美日要挑起冲突,我们奉陪到底。但中国谋求和平、合作与共同发展的立场和主张需要诏告天下。12
/ 2 页下一页

回答:不,我不认为有。

  现在已是21世纪,世界正进入一个海洋世纪,我注意到,一些核大国针对我们的全面海洋统治权作出反应。他们正在挑战我们曾经建立的海上统治地位。水面舰艇在‘海洋控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们曾经建立了完全不受挑战的海上控制权,我们曾有机会,我认为,可以不再集中精力于水面舰艇的方面。然而,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8月6日,美国海军向国会提交了发展计划,明确表示将在2019财年停止采购濒海战斗舰,并在2020财年开始采购新型的FFG(X)护卫舰。这清晰地反映出美国海军战略的转型趋势,即作为“由海向陆”战略衍生品的濒海战斗舰开始让位于适合传统海战的大型护卫舰。

图片 1

美国海军新战略并未放弃此前吹嘘的“云杀伤”概念

  记者:当人们谈论“海洋控制”的时候,大家都直接想到航空母舰、潜艇,那么水面舰艇在这其中地位如何?

  按照计划,美国海军舰艇的总体规模到2035年将从目前的280艘增至355艘。其中包括:11艘航空母舰,88艘大型水面舰艇、51艘小型水面舰艇、54艘攻击型核潜艇、11艘弹道导弹核潜艇、35艘两栖舰艇,以及32艘后勤支援舰和42艘作战支援舰。由此可见,大型水面舰艇依然是美国海军的主力。

回答:……我们正在组建第一个分队,在训练人员,编写行动流程和建造支持设施……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在我第一濒海战斗舰分队建成后,我们就会开始部署这些舰艇。

  回答:……(过去多年来)我们减少了对核大国的重视,着重对付非政府行为主体(观察者网注:指全球反恐作战),然而,现在一些更具毁灭性的政府(对手)正在出现,所以……美国海军需要重新回到‘控制海洋’战略。

  美国海军迫切需要新型大型水面作战舰艇。早在2016年1月,美国海军水面部队司令部发布题为《重归制海权》的水面部队新战略,旨在推动美国海军建设重回冷战时期的高端水面战。时任美国海军水面部队司令的托马斯·罗登中将表示,世界正在进入海洋世纪,冷战结束后,美国海军拥有完全海上控制权的时代已经过去。为此,美国海军不得不考虑平衡海上兵力投送和海洋控制两大任务,即需要重新聚焦于水面舰艇的建设。随着美国特朗普证府2017年12月18日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8年1月19日发布概略版《国防战略》报告,美国将未来面临的最大威胁定义为“大国竞争”,这意味着美国海军使用的频率、强度、任务类型和运用方式等都将发生重大变化。

记者:您提到了濒海战斗舰……是否目前2017年内只有这一次部署?

  回答:在我的战略指导中当然不会说:“嘿,我需要这些资源。”因为,我的意思是,这不是部队该讨论的问题……是的,我请求支持执行“海洋控制”战略。如果给我们更多的资源,我们可以加速准备。

  美军对于下一代大型水面舰艇如何发展的争论由来已久。目前美国海军现役主力巡洋舰是20世纪70年代建造的“提康德罗加”级,在役11艘,主要以苏联海军水面舰艇和航空兵为作战对象。该舰与现役的“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使用相同的主战装备,即使用“宙斯盾”防空雷达引导“标准”导弹应对来袭的反舰导弹和其他空中威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